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文化园地
我与夹江水工的五十年
发表时间:2018-08-21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冯学军  |  点击数:942 
    1964年初中毕业我报考了新安江水电学校,从就读水电学校起,我就立志从事水电事业,为祖国水电事业作贡献。1967年7月我已从水电学校毕业,分配在新安江水电工程局(现在的水电十二局)修配厂工作,那正时文革时期,当时的年轻人,特别有远大理想,忠于祖国、热爱毛主席。毛主席1968年初发出全国要大力支援三线建设的伟大号召,为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当年我们强烈要求全校学生重新进行毕业分配,我们要去参加三线水电建设。5月份选派了学生代表到北京水电总局请求。7月份水电总局下文同意我们进行重新分配。学校除留浙江5人外,其余全部分到四川和贵州水电工程局工作,我们有六十人分到夹江水工厂,当时叫四川水工厂,有30人分到龚嘴电站(515工程局)现在水电七局,有20人分到贵州猫跳河电站也就是现在水电九局工作。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国主要受美苏的战争威胁。所以在1964年到1978年,在中国中西部的十三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称为三线建设。它历经三个五年计划,投入资金2052亿元,投入人力高峰时达400多万,安排了1100个建设项目。决策之快,动员之广,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堪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战略部署,对以后的国民经济结构和布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68年8月我们学校分配到夹江水工厂的同学按家住地组合,在8月15日期30日内,分批次从家住地出发,座汔车、火车,(从温州出发的同学还坐了轮船)经过四天四夜,换乘了四次车才到达夹江。记得我们这批次作为学校先行到厂报导人员一行共十人,8月16日从新安江出发,8月21日晚9点半左右,到达了夹江火车站。记得那晚下了车,车站漆黑,当时我们也无通讯工具,工厂也不知道我们何时到达,所以也无人接站,我们也就不知工厂在那,后来向车站工作人员打听,说夹江水工厂就在车站西面山边上,离车站不远,走小路十几分钟就可到,我们按照车站工作人指点,走小路摸黑走到了厂里,打听找到了当时工厂负责接待我们的是劳动人事管理干部,当晚他给我们安排在当时工厂临时办公楼(化验室)住下。
    第二天早上是个阴雨天,当时的厂革委会主任和副主任,来看了我们,给我们介绍当时工厂情况,就站在化验阳台楼上看了下车间,并到食堂生活区转了下,当时厂里虽有几个车间已建起,9号、10号单身楼及夹中楼也已建好。但工厂还没正式生产,公路正在修建,整个工厂就在荒山上下,山上是生活区,山下是车间生产区,路可不好走了,有的地方还杂草丛生,当时到夹中楼靠山路边,还有不少已经挖开的墓地白骨随处可见,走路还真有点心慌。当时我们中也有人心多凉了,深感这三线工厂如此这么简易艰苦啊。
    因为当天我们行李还没有到,还要等厂里派车到成都火车站去拉过来,所以厂里给我们先后到的几批人都安排在县城里小旅社住了几晚,等我们行里从成都拉回来,我们就住到9号10号楼单身楼了。虽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工厂和生活环境,但我们当时怀有远大理想,想的是我们是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而来的,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比起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时条件好多了。而且比起66年就来夹江先期建厂的职工当时条件,我们晚来二年的人要比起他们不知好多少了,何况66年就来厂的不少职工厂里没有住房,全家租房住在农村呢,厂里关心我们这些学生,一来就安排我们住到了新修的单身宿舍楼了,所以我们这些同学安排工作好住宿后,就都积极要求上班。
    虽然我们早有到四川艰苦思想的准备,但到了四川,四川的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艰苦得多,那时四川天气也总是整天小雨绵绵,难得有一天太阳的日子,天气不好上下班路也不好走,但不管这么说,我们68年来厂人,比起66年就来厂建设的老一辈条件就好多了,他们已给我们创造了不少好的条件。66年刚建厂时的情况,可想而知,他们当时白手起家工作生活环境是多么坚苦多么差。同时我们在夹江水工厂上班的同学比起在515电站和贵州猫跳河电站工作的同学工作、生活环境又不知好多少了啊,具说当时在515电站工作和贵州猫跳河电站的同学他们居住的是干打垒油毛毡的简易房,冬天阴冷,夏天很热,蜈蚣、虫子、蛇也经常出入。
    记得我们来厂当时工资每月只有32元,第二年开始拿37.50元一月,37.50元一月工资一拿还就拿了十几年,那个年代正是文化大革命,四川连牙膏、肥皂等简单日用品多买不到。但因为有比我们早两年从全国各地来厂搞建设同志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比起他们我们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所以我们当时来的六所中专技校来的几百名学生,都很努力克服种种困难,为建设工厂发展工厂,积极勤奋勇工作。
    1968年到1971年当时为确保1972年龚嘴电站第一台机组发电,我们厂主要是抢进度保发电,为龚嘴电站生产一些电站配套产品,大家积极努力工作,早上班,晚下班。那时的我们大多人都还不计较,不讲报酬,人人勤奋工作,生怕自己落后,并有不少人当时积极以实际行动争取入团、入党。
    1971年初我结婚了,单位照顾分了一间不到8平米的简易房给我们做新房,我们在职工食堂花了五元钱,把一起去四川的十几位要好同学聚在一起吃了一餐,算是我们的结婚喜酒,那时四川连水果糖多买不到,所以也就没有喜糖可分。这一天我们把从家里带来的仅有的财产一人一只箱子搬到一起,两张单人床拼成大床,买了一些锅碗筷等生活必须的日用品,就算结婚成家了。
    那时不像现在这样有那么多休息天,一星期只有一天,后来两个星期才只有一天,一到星期天就很忙了,有家的要上街买好一星期的菜,还要做煤球,工作服,有小孩的要带小孩玩下啊,没家的要也洗一洗,上街看下买点日常生活品吧,所以大家形容星期天是战斗的星期天。      
    我们67、68、69年来水工厂的六所中专技校学生及几所大学分配来的大学生,共有三四百人,除71年有五六十人调到七局工作外,在水工厂工作的人,在老同志、军工的榜样带动下,积极为工厂工作,努力要求上进,所以在70年代未,80年代、90年代,大部分人都是工厂的骨干主力,不少人入了团,入了党,中间也有不少人成了工厂中层和厂级领导,也有的成为了工厂主要工程技术人员。
    工厂到了八九十年代,经过几代人的共同齐心努力,企业的了大步发展,到了二十一世纪,更是上了一个台阶。夹江水工厂从一个小型修配工厂,历经52年的风雨兼程,从单一的构件制造发展成为具备各类起重、超大型金属构件及重大装备机械的设计、制造、安装和售后技术服务为一体全产业链制造企业。近年来,夹江水工不断打造优势互补、协调联动的发展共同体,建立“一体两翼三中心”管控模式,形成一干多支、区域协同发展新格局,建成了以成都金结研发中心为主干,四川夹江、彭山、德阳、西藏林芝四个专业制造基地和海外业务区域协同新发展模式;几代水工人一路走过的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一步一个脚印,岁月路途艰辛,结出硕果累累,

    从2006年到2009年,我们来的六所学校中专学生及几所大学分配来的大学生也已全部退休了,虽然我们没有给工厂做出多大贡献,但为工厂发展添砖加瓦了。2007年,我也退休了,虽我人退休了,但心还系工厂,关心着工厂的发展。也和其他退休职工一样,非常希望我们工厂不断发展壮大,企业是我们退休职工的一个大家,大家好了我们生活环境也就好了,我们福利也好了。而且我们厂不少人几代都是生活在水工厂,其中不少人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夫妻都共同在水工厂工作居住,现在仍是几代人都同住水工厂,这些人那个不热爱夹江水工厂,那个不关心工厂的发展啊。



    今天是我进厂五十周年纪念日,想起1969年8月21日我进厂已一周年了,为作个纪念和安慰父母在厂工作生活还不错,我去借了一辆自行车到当时的夹江县城内照相馆化了8角钱,照了一张进川一周年的照片,1970年8月21日,我也同样去照相馆照了一张进川二周年的照片,而今天已是进川五十周年了,我骑着自己买的2000多元赛车让同事给我拍摄了一张进川五十周年的照片作纪念。
    我热爱夹江水工机械厂,祝愿企业不断发展壮大。
  地址:中国·四川夹江县西河路40号 邮编:614100 投稿邮箱:jhmw@sina.com 网站管理信箱:jhmw@sina.com
技术支持: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新闻维护: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  
中国水利水电夹江水工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